您的位置:首页 > > 教育探索
教育探索

陈积勋:国学的本质


    2013年5月16日,《都市文化报》之《国学周刊》刊登了华鼎书院陈积勋院长的人物专访文章《国学的本质》。现将此篇转载如下,以便更多的人了解国学教育,了解华鼎书院,了解陈积勋先生。

  传承中华传统文化,我觉得国家的力量是一部分,民间的力量更重要。

  我是浙江温州人,温州有几个人物我们应该知道。比如去年圆寂的南怀瑾老师,温州乐清人,他是真正的当之无愧的国学大师之一。温州还有一位清末经学大师——孙诒让先生。另外,温州还有一位永嘉大师,他的《证道歌》在中国历史上非常有名。但是,温州出名的还是温州经济现象,温州人现象。可以说,全世界哪个地方有市场,哪个地方就有温州人。这是很奇特的事情,很值得研究。
  我到北京来,创办华鼎书院,最早也是受南怀谨老师的影响。国学到底是什么?大家的理解都不一样。我常说,国学可以从不同的角度来讲。比如政府理解的国学是民族文化的传承,是一种社会道德教育,是社会和谐的一种需要。学者则从学问和学术,一种思想和文化的角度来理解国学。在我国历史上,在民间,还有很多人用自己的人生和生命去传承中国五千年的文化道统。传承中国文化道统,国家的力量是一部分,民间的力量更重要。国家的力量虽然大,但是有时候国家的力量在传承国学道统时,会用统治者、统治阶级的需要,政治的需要来做自己的诠释、选择和评判。但是,真正的文化道统的传承人,往往是民间的一些真正理解国学的本质和精神的人,真正有一种情怀,有国学的情怀、民族的情怀、生命的情怀的那些人。北宋大儒张载有四句话说的很好:“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历代都有这样的人。这些人就是想用自己的人生和生命去继承文化道统、践行圣贤之教、启发生命自觉的人。他们有着“铁肩担道义”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不是为了一个岗位、不是为了一份薪水,也不是为了一个任务而做这样的事。民间的国学传承是一种文化自觉,是一种道义的承担,这样的人,才真正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人和承担人。这是他自觉的、发自内心的一种情怀、一种精神力量支持着他在做。中国就需要这样的人,锲而不舍、不折不挠。这种人每个朝代、每个时代都有。他们是民族的脊梁,是民族精神的代表。

  我倡导人生国学。对我来讲,国学就是人生。

  我学国学、做国学、从事国学教育,是把国学作为自己的人生体验,人生的自我追求,人生的自我修养、自我提升、自我觉悟的事情来做。我不是仅把它作为一个事业,而是首先作为一个责任,作为文化传承的使命,作为自我的人生觉悟和生命体悟的内在需求。我做了二十年的公务员,八年的企业老总,在这个过程当中,我总觉得自己没有真正明白人生和生命的真谛。我今年五十四岁了,从小没有学过国学,做政府机关干部的时候没有学国学。所幸的是,我能够在四十多岁的时候接触到国学,认知了国学,进入到国学的殿堂当中,去聆听古圣先贤的智慧和教导,我觉得这首先是对自己人生和生命的一个滋养。
  我前半辈子的人生太迷惑了,回想起来很惭愧。读书的时候学的是马克思主义,在政府机关期间,无论是从事宣传工作也好,还是经济工作和综合管理工作,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感觉了吗?没有。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方向了吗?没有。看起来很风光,其实心里很迷惑。我觉得这个迷惑不只是我一个人的,是整个时代的迷惑,也是整体的民族的迷惑。我们的许多公务员、机关干部,学的用的是马克思主义,但是马克思主义是真理吗?应该说它在一定的社会经济文化条件下的相对于某一方面有其正确性,但是它与人生和生命的根本性问题关联不大,与中国几千年以来的民族灵魂、民族文化基因不是特别相关。我们中华民族、我们中国人有自己的文化基因、思维模式、生活方式和人生价值体系。中国几千年的文化包容性很强,外来的文化它都会吸纳、吸收、消化。所以,现在不仅是国家要寻找民族文化的回归,我们每一个人也要认祖归宗,寻找生命的心灵家园,找到生命的真正归宿。在我看来,只有在国学当中,在我们古圣先贤的智慧和人生觉悟当中,才能找到我们人生的共鸣点,找到生命的共鸣、相契、相合、相通。
  这个“寻找”有一个过程。我在做公务员时,总觉得对人生和生命问题有着很大的疑惑和不解,总觉得有一个关于人生和生命的问题没有得到解释,没有得到解决。2000年我离开了公务员队伍,到了一个民营企业当老总。这一走,离开了一个环境,开辟了一个新的天地。虽然还是在企业界,但是意识形态的禁锢少了,思想和视野打开了,去寻找人生和生命的真谛有了更好的机会和契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开始接触国学。首先看了一些南怀瑾老师的书,觉得国学不止是一个知识、学问、学术,它更是人生的智慧,生命的智慧。我慢慢感觉到,国学首先是用来滋养人生、启迪人生、觉悟人生的,不仅是用来做学问、做研究、做学术研讨的。所以,后来我提出了一个观点,国学的本质是人生,国学就是人生之学。我开始倡导人生国学。这就是我的人生感悟。有的人一生都在做学问,一生在故纸堆里爬,就是爬不出来。为什么?他陷入了文字中,陷入了学问里。他不知道文以载道,不知道经典的背后,学问的背后,是关于人生和生命的智慧。只有把自己的人生智慧打开,把迷惑去掉,我们才能找到自己人生的方向和目标,把自己本来有的智慧开发出来,让人生绽放出光辉和光芒来照亮他人,这才是国学真正的意义。这就是儒家说的内明外用,内圣外王。所谓内明外用,就是你觉得自己越来越明白,对人生、对生命,对社会,对时代,对外物有了一个正确的感知和感通。然后,这种感知和感通在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工作的方方面面,事业的方方面面,日常的家庭、单位、朋友相处过程当中逐渐起用,使自己的人生真正破迷开悟,返璞归真,明心见性。这个时候,人的境界才会提高,人的德性才会提升,他的学问、智慧、德行、影响力,感化力才能真正升华。这才是国学的真谛,才是真正的国学教育,才是《大学》里说的“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每个人要从修身开始,达到自己的人生觉悟,接下来才是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才是自觉觉他,自利利他,才是真正的国学教育。

  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能从国学经典当中受到滋养,并有所觉悟的话,我们的社会就会慢慢好起来。

  我2007年离开企业,来到北京,带着对国学的这种认知和情怀,想让国学能慢慢滋养我的人生。从滋养我个人的人生开始,再去带动、感化其他人,让其他人的人生也能够得到滋养和受益。当时,我大女儿在北大读书,来了之后,我首先在北大上了一个国学班,国学班是北大哲学系办的。教学的都是教授,来读书的人都是企业家和成功人士。我在读国学的过程中发现,教授所讲的国学以知识性为主,与人生问题结合的不紧,不强调知行合一,不强调生活的践行和生命境界的提升。所以,它不是我要倡导的人生国学。
  如果每个人的人生都能从国学经典当中受到滋养,并有所觉悟的话,我们的社会就会慢慢好起来。可是有的人就是不去修身,仅仅把国学当成学问,对于古圣先贤的教导,他不去践行,他只会拿来说、教、写,不会落实到自己的生活和生命当中去。仁义礼智信,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仁爱和平,这些话都只是挂在口头上讲,不与自我人生的修养联系起来。这就是我为什么提出人生国学理念的意义所在。
  我倡导人生国学,强调国学原来和首先就是关于人生和生命的学问和智慧。在孔夫子的那个时代,他是如何教化、施教的呢?他的教育理念是有教无类,因材施教。有教无类是说所有的人应该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因材施教是按照你的禀赋、根器来教学,这才是真正的教育。这就是人生教育。孔子没有建机构办大学,但是他有三千弟子。到现在为止,他的精神、思想、智慧仍然光芒万丈。他就是靠自己的对天地万物、人生宇宙的感知、感通而觉悟。觉悟之后,把这些天道人伦用他朴素的、每个学生都能听得懂的语言因机说教,让他们都能够按照古圣先贤的教导去做。他整理了古圣先贤的学问。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伏羲、炎帝、黄帝、尧舜禹汤、文武周公,这些都是我们的古圣先贤。我们中国传统文化的源头从《易经》《黄帝内经》《神农本草经》当中来,从这些根源性的文化中才诞生出我们的儒学、道学和中医文化,这样传承下来。这些都是祖先留给我们的关于人生和生命的学问和智慧,滋养着、觉悟着、引导着一代又一代的子子孙孙的人生。
  后来我们传承了从印度传过来的佛学,形成我们现在的儒、释、道及中医文化,这样慢慢才形成了我们中华民族博大精深的灿烂文化。我们要明白,这些灿烂文化都是滋养人的。如果它是与人没关系的学问就传承不下去,对人生没有利益的总是要被打入历史的垃圾堆。我们的传统文化里有没有糟粕?答案是有。评价的标准就是它是真正对人生、生命、人类是有用的吗?有益的吗?对人的身心和谐,对人和自然的和谐,人和人之间的和谐,与人类的和谐和发展、子孙万代的福泽、我们共同的家园是有利的吗?有利的就是国学的精华,不利的就是糟粕。
  我们吸取的古圣先贤的智慧是在文字当中、在经典当中。但是这些文字经典、这些圣贤的智慧又是从哪里来的呢?它其实就是在感知万事万物当中,感知天人之道当中总结出来的。它的本源不在文字当中,本源在万事万物和人事当中。所谓的道它本来就在,这些圣贤就是从天地万物当中去发现、总结这个道,写出来,说出来。道在哪里?道不在文字当中,道在文字后面,道在我们的日常生活当中,在万事万物当中,在人的生活的方方面面之中。所以我们现代做学问,光从文字入手是不够的,还要从人和人之间、自己的内心、身心去着手,从万事万物、家庭伦理、国家政治、人类纷争中,从人和人之间、人和自然之间、人和自己的身心之间的关系中去感悟天道,感悟真理。圣贤只是给你启发,如果你只读经典,不在生活中去践行、去体会的话,你仍然得不到真知,仍然得不到真正的学问和人生的智慧,这样就对自己的人生不起作用。

  无法在自己的人生当中起作用,就不可能在社会当中起作用。不在人生起作用的智慧、知识、学问,那就对其它也不起作用。所以,我提出和倡导人生国学,就是针对现在许多人不知行合一、不从万事万物和生活当中去感知圣贤的教导,只是一味的陷入经典义理,为学术而学术,为学问而学问,为经典而经典,为文字而文字而提出的。不在自己的人生、生命、生活当中去感知和践行国学,你所学的国学就不是真正的国学,你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国学教育者。这就是我的体会。
  我倡导人生国学,也就会这样去做。就是说,我会从古圣先贤的经典当中去吸取他们的智慧,把自己的人生和生命作为一个实验品。家庭就是实验场,单位就是实验场,社会就是实验场,实验的主体在我。我会怎么样去做人?怎么样去修身?修自己的身心,修自己的行为,增长自己的德行,增长自己的学问,增长自己的智慧,使自己真正明白万事万物之理,真正明白古圣先贤的教导到底说了什么?你明白了,然后再自己去实验去。你要去做,不做就不知道。
  国学的核心价值在人生。要抓住国学的根本,抓住国学的本质所在,把人生国学作为这个时代和社会最重要的价值观。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这三句话,把人生国学讲的很到位。就是说,一切都在于落实在自己的人生上面去。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这明明德的主体是人。人首先指的是你自己,而不是别人,这点很重要。你如果自己达到了明明德,别人就会受你影响。所以说,大学之道在明明德。这个明德就是你的境界,第一个明是动词,去怎么样按照人本有觉悟的能力,去达到明德这个境界。之后,再能够亲民,用自己的亲民之心,把自己明德的果行,布施出去,去利益别人。让所有的人像你一样达到至善,止于至善。至善没有善恶之分,至善就是你真正觉悟圆满的境界。不是一点点的觉悟,而是觉悟圆满了,是真觉悟。自觉觉他,自利利他,己达达人。
  所以我觉得,人生国学才是真正契合这个时代的。因为这个时代的很多人太没有自觉了,只对别人不说自己。很多人学了国学之后,用仁义礼智信去衡量别人,用道德的框框来评价社会,评价政治,抨击那些所谓官僚,权贵,企业,但是他就是不会评价自己。我们的儒家思想当中有几句话说的很好,一句是“行有不得,皆反求诸己。”你和别人说不通,这个世界不好,我的环境不好,社会的环境不好,国家的环境不好,有很多不合理的东西存在,这就是“行有不得”。“皆反求诸己”,就是你首先不要怨别人,不要怨这个社会,你自己做好了没有?南怀瑾老师有一句话说到,我们老百姓在骂共产党的干部,说当官的都是贪官污吏,他就反问:“这些贪官污吏是谁造成的?哪一个不是你老百姓的儿子、女儿?这不就是你们的孩子吗?你们怎么教出来的这些人?”所以说要“反求诸己”,不要愤世嫉俗,这是没有用的。反过来,如果人人都学习古圣先贤的教导,按照古圣先贤的教导去做。大家都向古圣先贤学习,都能够像古圣先贤那样,从万事万物当中,从人事生活当中,去体悟人生的真理,修身齐家,再治国平天下。每个人都这样做了,这个世界就好了。但是不可能这样子。那么怎么办呢?我只能从我自己开始。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就先改变自己。
  还有一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想不做的,你就自己不要这样做,也不能要求别人这样做。改变自己首先就要认识自己,认识自己才能改变自己。但是认识自己是最难的。你自己闭着眼睛想一想,哪件事是我所讨厌的?我讨厌的事,我不去做,也不把这个不好的东西强加给别人。这就是人生国学。
  所谓人生国学,就是要我们从国学经典当中吸取人生智慧,滋养自我人生,解开人生迷惑,明白人生意义和生命的方向,提升人生的境界和价值,使自己成为国学的学习者、传承者、践行者、示范者、教育者。我倡导人生国学,不是说国学研究也不要了,学术也不要了,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提倡国学要抓住它的根本,抓住它的本质所在,真正明白国学的核心价值在人生,并把人生国学当做这个时代、这个社会最重要的价值观。我们做国学教育也是这样。办华鼎书院,我只是搭了一个平台,一个践行人生国学理念的平台,让自己更好地学习国学,传承国学,践行国学。自己没觉悟,没有真正理解人生国学并践行之,说让国学拯救社会,那只是空话。
  依愿而立,应时而为,如法而行,随缘而作。这是我们华鼎书院的办院宗旨,也是我们做国学教育事业的指导原则。
  创办华鼎书院时,我概括了四句话:“依愿而立,应时而为,如法而行,随缘而作。”我当时想,既然我倡导和秉持人生国学理念,那就要做,搭建一个平台,要有一个切入点。从哪里切入呢?当时我带着我的团队首先对全国的国学教育现状进行了调研。调研发现,当下国内的国学教育行业中,最火的是企业家国学班,其次是孩子的国学读经班。对我而言,创办华鼎书院并不是做企业,而是想把人生国学的理念进行实践,把中华传统文化传承下去,让国人能够在国学经典、在古圣先贤的教导之中有所觉醒和觉悟,找到人生方向,实现人生价值。因此,带着这样的愿心,作为一个民间国学教育机构,我们首先把目光瞄向了孩子和教育孩子的父母以及老师,并就此开始了对少儿国学教育的研究。我觉得少儿国学教育比成人国学教育更紧迫,更具有根本性和基础性。孩子就是未来,越小的孩子受应试教育的牵制力越小,到了初高中阶段,牵制力就大了。因此,这个阶段是孩子学习国学经典、践行国学精神的黄金时期。而且,13岁之前,孩子的记忆力非常好,心性和行为习惯改变起来也比我们成人要容易的多。于是,我们就找到了这个切入点。切入了之后,我们首先和首都师范大学国学传播中心合作,开始举办少儿国学教育高级研修班。为什么办这个班?我们都知道,让现在的孩子自学国学的可能性不大,家长和老师的国学基础也不好,怎么办?答案就是老师和家长要学国学。所以我和首师大国学传播中心尹小林主任商议这个事情,尹主任说好,我支持你,我们一起做。就这样,首师大少儿国学教育高级研修班就做起来了,用两年多时间已做了十期。我们的学员有中小学老师、幼儿园的园长,少儿培训机构负责人,也有家长。他们的共同特点就是认识到了国学教育的重要性,想要学习或从事少儿国学教育。他们有的人想办一个私塾,想办一个国学班,或者想在自己的幼儿园或培训机构中引入国学教育。十期下来,全国各地300多个学员参加了我们的培训课程。尹小林主任说,这就是我们少儿国学教育的黄埔军校,这些人都是国学教育种子,我们将少儿国学教育的种子撒向华夏大地。
  随着培训的开展,学员对我们说,你们做的这个培训很好,那么能不能做一些教材出来给我们?于是我们就做了国学教材的研发。我们选择了幼儿园国学教材作为开始。我们第一步研发出版了幼儿园的《弟子规》教材。当我们筹备开发《三字经》教材时,尹主任跟我们说,《弟子规》、《三字经》是孩子的国学启蒙读物,但是作为教材来讲,这些蒙学经典在创作时并不是针对幼儿园的孩子的。我们要为幼儿园的孩子们做真正课程化的开发,吸取蒙学经典中的好东西,然后按照幼儿园的特点针对性地分年龄段地进行设计。这个提醒实在是太及时了。于是,我们在《弟子规》教材的基础上,又融合了近二十部蒙学经典的内容,针对3-6岁孩子的特点,结合当下幼儿园的特点,研发出版了《幼儿国学启蒙》系列教材一到六册。而且,我们所有教材的研发都是幼儿读本、老师读本、家长读本三位一体的。国学学习并不只是孩子的事情,家长要和孩子一起学。家长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也是最好的老师。古代哪有幼儿园?我们现在所说的学前教育在古代就是家教,就是母教。只不过现在家教、母教淡化了,我们家长没这个水平,其实每一个家长都是孩子的老师。家庭国学教育、学校(幼儿园)国学教育结合在一起才是完整的少儿国学教育,才是真正有效的少儿国学教育。
  在对幼儿园国学教材研发的基础上,我们发现幼儿园需要的不仅仅是一套教材、一套课程,他们需要整体的国学教育模式。所以,我们现在正在做幼儿国学教育实体机构的开发。我们将会从教育理念、教育原则、教学方法、环境创设、师资培养等方面全方位地展示我们对于国学教育的理解和研发成果,这就是我们正在打造的“蒙养园模式”。“蒙养园模式”是我们在传承中国传统教育思想和方法的基础上,对当代和未来中国幼儿教育模式的一种全新探索,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给未来的中国幼教行业、乃至当下的少儿国学教育行业一点全新的启示和方向。

 

版权所有 © 北京华鼎书院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中关村南大街甲十号银海大厦北区601室 | 邮编:100081 | 京ICP备14035421号 技术支持:中研网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在线留言 | 友情链接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